丧到没有

可我只看向他眼底 而千万人欢呼什么我不关心

[杰芙]娱乐之家(10)

先转再看!我爱杰芙文学

明糖: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陆定昊24岁做的第一件事,是在S市买了房子。


楼盘是他年初相中的,离他父母现在的家不远,不算繁华,交通很方便,周围还有好几个不错的公园。这些年他接活堪称劳模,林超泽表面抠门,实际上也不算吝啬,攒出一套不用还债的百平屋还算够用。前些年他总想多攒一些,买市中心的位置,后来才渐渐觉得原来的社区也不错。父母跟邻里都熟稔了,搬到其他地方反而不习惯。


他这趟回家就是送证件。陆妈妈拿着房产证抹泪,说囝囝长大了。陆定昊笑哈哈地给她看自己的肱二头肌,被陆妈妈拿来挤兑陆爸爸。


那晚他对着酒酿的一场嚎啕,陆妈妈没再提起过。只是临行前握着他的手,让他出门在外不要委屈了自己。陆定昊说着都晓得了,嘴里咬着吸管,手里握着的是印着他十六岁头像的牛奶盒。


他回L城不久,去年和大导拍的那部片子就上映了。因为种种原因,档期推了一个月,观众期待反而更高。映后口碑不错。文艺青年林彦俊看完之后盛赞,甚至难得地夸了他两句。


尤长靖的脑电波就跟他比较合了,吹完几句彩虹屁之后犹豫着问他:“我觉得可能是我语文很差,没有看明白。你最后到底有没有被找到啊?”


陆定昊翻个白眼:“你问那只鸟吧。”


他靠这部电影吸引了不少粉丝。只是这些新粉丝在网络上看过他在种种综艺上贡献的表情包之后都瞠目结舌,留下来的不知有多少。也有影评人毫不留情地指摘他演技不过关,最多算选对角色本色出演。陆定昊在SNS上表示虚心接受批评,心里吐槽好像你见过我的本色一样。


陆定昊选在一个难得没有工作的工作日下午买票去看了这场电影。他看小说时觉得难懂,大导在拍的时候已经很为观众考虑,把许多非线性叙事的部分重新整理过讲故事。他的脸在大银幕上平添几分高级。片子末尾是他从水里游过的镜头,不露面,身段像鱼,很好看。


他走出电影院时是傍晚,助理开车来接他去酒局,他找个角落等着。有老人站在路边的报亭旁兜售一些小玩意儿。陆定昊隔着墨镜看过去,摊位上一只小熊玩偶少了一只眼睛,只剩一只乌黑,怪凄楚的。


他看一阵,忍不住走过去,问了价钱,把那只独眼的玩偶熊买了下来。触感柔软,毛茸茸,他现在已经不是很怕了。


他顺便瞟过报刊亭的窗口,层叠海报中好像有某个熟悉姓氏。他惯性过滤掉,抱着小熊等车来。


助理五分钟后姗姗而至。晚上酒局在城中心的KTV,某个一线小鲜肉牵头,玩咖社交。陆定昊其实已经很久没有出去玩闹过,进了包厢就被狠狠起哄,说他进了文艺圈看不上老朋友了。


陆定昊横眉立眼怼回去,一一吐槽这个发胖那个整形过头,很快融入进去。


玩了个把钟头,桌上的空酒杯堆得乱七八糟,陆定昊在烟雾弥漫里靠着沙发角落看手机,有小花喊他一起唱歌。他答应着,去洗手间的小鲜肉忽然推门进来,一脸八卦相。


“你们猜我刚刚看见谁了?”小鲜肉往沙发上一扑,很多人被吊起兴趣。


陆定昊手里刚被塞了麦克风,活泼泼的甜情歌旋律响起来。他听见小鲜肉故作的腔调:“董家那位少爷,Je——ffrey。”


席间一片哗然,有人问跟谁一起,有人问在哪里看见的,陆定昊耳边嗡嗡一片,小花正唱着歌。


角落里有人问:“他怎么还有心情出来玩?不是都上头条了?”


鲜肉嗤一声:“人家什么背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当总裁也是总裁孙子,不是更逍遥?”


陆定昊握着麦克风,小花喊他赶紧唱,他盯着屏幕上的歌词,说了声不好意思,起身出门。


身后小花娇嗔着抱怨。陆定昊一路头也不抬,直接钻进洗手间的隔间,锁上门掏出手机。


他解除了手机的屏蔽词,打开网页搜索一个名字。大量的新闻立刻涌出来,标题个个爆炸,什么豪门恩怨兄弟相残,字眼刺得他眼底生疼。


陆定昊挑了家权威财经媒体进去看,说是董氏某位从欧洲学成归来的少爷空降L城,董又霖在L城搭起的娱乐产业线一夜换主,股权产权管理权全都无条件转移到这位新少爷的名下。官方说是私人原因,评论纷纷推测是董氏家族权力内斗,董又霖这派败北,移交城池。


陆定昊又刷了几条相关新闻,放下手机,在马桶上坐了好一阵子,小腿酸麻。


他出去洗了把脸,才回包厢。


屋内迎面而来的喧嚣,不知聊到什么,气氛热烈。小鲜肉看见陆定昊立刻叫:“小芙你回来得正好。按你说,Jeffrey这种条件在圈子里能打几星?”


陆定昊还来不及开口,其他声音就纷纷响起来。小花大喊看脸就是五星,走成熟路线的女艺人说气质可口,让人有征服欲。旁边人打趣问,什么样的征服欲,床上还是台上。


女艺人媚眼一挑,说,那就看他喜欢什么地方了。


笑声刺耳,陆定昊坐回角落,觉得额间血管在跳。


有男艺人说在健身房遇见过Jeffrey,身材不是盖的。一众人忙问有没有趁机摸过胸肌,男艺人故意拿乔,欲言又止,一脸娇羞似的,引得一片嘘声。


陆定昊啪的一声放了酒杯:“你们都在这里做什么梦?夏天到了发情期是吧?有这个时间看看自己的存款,买得了人家房子里一个厕所嘛?”


包厢里有片刻沉默,只剩嘲哳的音乐声。陆定昊额角滚烫,反应过来时所有人都盯着他看,干脆拿起酒杯喝酒。


女艺人左右看一眼,抿了口酒:“我觉得厕所也不错,只要他喜欢。”


笑声这才又响起来,小鲜肉大笑圆场,对陆定昊举杯:“还是我们小芙有志气,祝你早日住进Jeffrey的大房子。”


酒液刚入喉,陆定昊舌尖还有辣味,干脆顺势扬手指天:“我是要自己买他的大房子!买到他楼上去!”


一时间口哨声尖叫声交杂一片,众人纷纷称赞他志向远大,酒杯都敬过来。


这一趴总算堪堪过去,接下来的话题又周转到其他城内八卦上。陆定昊刻意闹起来,跟人唱歌玩游戏,直到凌晨才精疲力竭收兵。


陆定昊又去洗把脸,才钻进停车场,等助理来接。正赶上刚才局中的女艺人也在等车,女人夹着烟跟他打招呼。陆定昊眼前对焦,扬起笑脸。


女艺人看看他,笑着问:“最近还好嘛?压力很大?”


陆定昊露一露虎牙:“没有的事,都是工作嘛。”


女艺人点点头:“你跟Jeffrey是朋友是吧?抱歉今天有些玩笑过火了。”


陆定昊一愣,忙笑了:“只是认识罢了,平时不聊天的。大家都是寻开心,这种事我不会跟人讲的。”


“我知道你懂事。不是怕你说出去,我得罪人。”女艺人吐出烟雾:“是怕你不开心。”


陆定昊低着头沉默很久,才敢开口:“我没什么不开心的。”


女艺人目光落在他身上,又看看远处,扬了唇。


“我看城里这些少爷,Jeffrey的确最有吸引力。”


陆定昊压着心跳,刻意玩笑:“那也跟我没关系。你知道的,我这些年只想好好赚钱买个大房子。”


“哦?”女艺人尾音一挑,语气上扬:“那没有Jeffrey的大房子,和没有大房子的Jeffrey,你选哪一个?”


陆定昊酒后熏熏,顺了一遍语法,笑了:“那当然是大房子啦。”


女艺人点点头,向陆定昊身后打招呼:“林总,董少,出来玩呀?”


陆定昊猛地抬起头来。


林超泽从身后盘上他的肩,跟女艺人打声招呼,扭头低声问陆定昊:“又疯到这么晚?”


陆定昊不敢回头。他知道这是在人前慈善老板的戏码,他跟林超泽配合着演过多次,却因为有另外一个人看着,第一次有些手足无措。


林超泽拍拍他手臂:“跟你助理讲,别来了,我们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吧。”陆定昊哑着嗓子,晚上闹太过了。


“没事儿,我车够大。”


另一个声音朗朗响起,跟陆定昊唯恐听到的那个很不一样。


陆定昊僵硬回头,看到身后高挑的男人,眉眼朗朗,自带一身华贵气质。


那人看见他,眼前一亮似的,利落鞠躬,只是一开口贵气就少了一半:


“你好你好,我是董岩磊,董又霖他弟。”


陆定昊愣在原地,认出刚刚在新闻里看到的面孔,任那人握了手。


董岩磊盯着他看,星目里闪耀着微妙的光,忍不住笑似的。


“总算见着真的了……”


林超泽咳嗽一声:“董少爷,你不用这么客气……”


女艺人奇怪地看着他们,正赶上她的车来,匆匆告别离开,走前还多看了几眼云里雾里的陆定昊。


董岩磊的司机也把车开过来,加长款式。陆定昊忍不住跟林超泽交换眼色,林超泽有苦说不出似的,暗里拍拍他的背。


司机来开车门,陆定昊刚动腿,董岩磊就猛虎下山似的冲过来,拦住司机,亲自帮陆定昊打开车门,做出请的手势。


“来,上车。”


陆定昊疑问地哈了一声,又看林超泽。


林超泽抹了把脸:“董少爷,你真的不用这么客气。”


“应该的应该的。”董岩磊大方扬手,一脸的笑。


陆定昊莫名其妙,上了车。


林超泽坐到陆定昊身边,陆定昊还来不及问,董岩磊就坐到了两人对面。


车子开动,车厢中一阵尴尬的沉默。


陆定昊被董岩磊笑眯眯地盯到全身发毛,挤出一个营业笑容来,准备说话。


董岩磊不知道被戳到哪根神经,一拍大腿:“对了!就是这个!”


陆定昊吓得一抖,扭头给林超泽一个“这是哪里来的大仙”的陆小芙眼神。


林超泽根本不敢看他,捏他手掌,示意他来什么接什么随机应变。


陆定昊吸了口气,又笑起来开口:“董少爷……”


“别,别这么叫,见外了。”董岩磊手一挥:“叫我磊子就行。反正都是一家——啊不,自己人。”


陆定昊呵呵一笑:“磊子。”


董岩磊满意地答应:“哎。”


林超泽掐着自己的手忍笑。陆定昊眯起眼来:“我最近看到新闻,你才回国是吧?”


董岩磊点头:“对,刚从F国回来。”


“啊,我蛮喜欢P城的。”陆定昊总算能接下去。


董岩磊还在点头:“嗯,我知道。”


“哈?”陆定昊又愣了。


董岩磊反应过来似的,忙接道:“我猜的。你新电影里头有P城那个塔,我看了。”


陆定昊干巴巴笑了一声,看看林超泽,又问:“你们今天是什么局?”


林超泽掩面咳嗽:“谈……生意。”


“对,开头我哥还在呢,后头……有事先走了。”董岩磊打开小冰箱:“你们喝点啥?”


陆定昊和林超泽都要了苏打水,董岩磊自己打开一瓶可乐,翘起腿,眼睛还看着陆定昊。


陆定昊只好堆起笑尬聊下去:“在国外念书是不是很难啊?我就没有那个脑子。”


“不难。我上的是烹饪学校,记得住菜名就行。”


陆定昊一怔,又问:“那你对娱乐行业有了解么?”


董岩磊点头:“算了解吧,我在那头兼职当过模特。”


陆定昊舒了口气:“哦,那应该也有运营公司的经验吧。”


林超泽憋出两个字:“十天。”


陆定昊眨眨眼,问:“什么?”


“他做管理的经验只有十天。”林超泽唇边抽搐:“Jeffrey说的。”


“哦,那是我哥帮我四舍五入了。”董岩磊一摸后脑勺:“我之前帮人看过一个餐馆,就在L城。后来我家里发现是黑道开的,把我抓回去了。”


陆定昊呆了好久,总算控制住自己,轻声问:“那现在管公司有遇到什么问题么?”


“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从来没学过商,开会听不懂,报告看不明白。”董岩磊拍拍裤子:“慢慢学呗。”


陆定昊看对面的年轻男人,心头渐渐堆起莫名焦躁,收声不再讲话。一路上林超泽跟董岩磊聊些有的没的,陆定昊就盯着窗外看。


车子开进港景公寓的地下停车场,陆定昊看林超泽一眼:“你要不要上来一下?上次综艺的合同有点问题,跟你聊一下。”


陆定昊少见得语气沉挫,由不得林超泽拒绝。董岩磊赞叹道:“这么晚了还在忙工作,怪不得你们公司这么牛。”


林超泽尴尬赔笑,跟着陆定昊下了车。


陆定昊下车后一言不发,按电梯时过度用力,看得林超泽连连瘪嘴。


林彦俊和尤长靖这些日子去T城度假,公寓空着。陆定昊走出电梯,房卡啪得扔到玄关台面上,进屋倒了两杯水。


林超泽在沙发上坐下,叹口气:“你这又是演的哪一出……”


陆定昊把水放到他面前,自己一口气喝完一整杯,才把心头火浇下去。


“我有什么好演的?我是想问问你脑子是不是瓦特了?”陆定昊忍不住扬起声音:“跟这种二世祖谈生意?钞票都是白捡来的是吧?”


“磊子蛮努力的。”林超泽撑撑额角:“再说,他们家不都是二世祖么。”


陆定昊火气又燃起来:“你讲这句话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Jeffrey什么样子你不清楚么?”


林超泽不响,陆定昊忍不住站起来,绕着客厅走动:“他们家里闹什么把戏我不晓得,公司是Jeffrey一砖一瓦搭起来的,现在说换主就换主,让这样的愣头青接手,当人都是死的么?还谈生意,你也谈得下去——”


陆定昊回过头,看见林超泽脸上微妙,话就戛然而止。


林超泽隔着镜片眨眼:“所以,你是谁啊,生哪门子的气?”


陆定昊想起这话他很久之前也说过一次。那时在林超泽眼里,陆定昊和董又霖毫无关系。而现在,陆定昊和董又霖就是毫无关系。


陆定昊喉间梗住,坐回沙发上,觉得有点累。


半晌,才吐出一句:“你当我喝多了吧。”


林超泽手指在膝上轻点,问:“你到底为什么跟Jeffrey分手?”


“不为什么。”陆定昊吸口气:“谈恋爱耽误事。我是事业型的,房子都还没买上,没工夫搞别的。”


“你不是才在老家买了一套么?”林超泽问。


陆定昊凶狠挑眉:“我想买更大的,两百平江景房,你管得着么?”


林超泽又看他一会儿,长叹一声,站起身来。


“行啦,你先不用操太多心。他们那边只是没了Jeffrey,管理层都还在。有秦奋和韩沐伯他们帮忙,磊子也会尽力的。再说,让磊子回来,说不准还是Jeffrey的意思。”


陆定昊眉间一抖。林超泽拍拍陆定昊的肩:“该是谁的,就跑不了的。你好好保命,迟早会有大房子的。”


陆定昊没有讲话,听着林超泽离开,还盯着眼前空荡荡的水杯。


他隔着那只杯子,还记得董又霖公司挂牌那天的酒宴,他也是隔杯看人,杯壁挂水挂酒,都不分明,像两个世界。


原来这个世界那个世界都是一般,没有公平可言。董又霖曾经认认真真讲过要一点一点去拼,他们都是这么做的。陆定昊只以为开始少的,过后多拼一拼就好。却不知那些开始多的更惨,拼出来也不是自己的。


他一早就认了,努力归自己,幸运归别人。那人一直是幸运的,才有许多天真信条。不知道现在这样,那人会是什么心情,还能不能每天陪咚咚散步,记得买新的狗饼干。


陆定昊想太多,又拉不回思绪,在沙发上躺下去,心脑都乱,干脆打开手机,刷起SNS。


新的PO文跳出来,照片中有熟悉的狗影。陆定昊一愣,才想起早些时候解除了某些屏蔽的词条。


陆定昊手指悬着,已经四个月,他好像也应该豁达一点。L城圈子就这么大,低头不见抬头见,他为了个人发展也该早些走出来,省得大家尴尬。


陆定昊想了想,干脆点开那人主页看。最新更新的照片是从他那间公寓看下去的夜景,配文是Wish you were here.


陆定昊心头动一动,很轻,又沉得不见底。评论里一些看了新闻来凑热闹的人在问你们家到底怎么回事,也有董又霖那些他从来没见过面的朋友留言安慰,还有些女孩子问你这是想谁了呀。


那个谁在哪里,的确没人知道。陆定昊皱皱嘴唇,一篇篇PO文翻过去。


董又霖平时SNS更新不多,这些日子好像比以前频繁。陆定昊看到桌上拍的番茄蛋汤,配文是最近当红的情歌歌词,说起床再也没有番茄和鸡蛋,下面有人回复:你这不是有么?


陆定昊没忍住笑,又觉得没什么好笑,接着看。那人似乎终于找到符合自己审美的自拍滤镜,软件还是他推荐的那款,还学会加一些画风诡异的贴纸。一张脸上涂满面膜泥的照片,陆定昊想起来是他搬出来的时候没有拿走。戴着搞怪眼镜的照片,是他之前上综艺戴过的款式。桌上的菜与酒,他刷过那些盘子,记得每一只的花纹。那人站在不知哪里的阳台上,耳上一只银闪闪的环,星星一样。


他只看照片,痕迹太多,每个画面里都有影子,像云,堆得多了,就想要落雨。


陆定昊把手机摁灭,放到胸口,合上了眼。




八月的最后一天,陆定昊在尤长靖的软磨硬泡下跟他又去看了一次正在热映的电影。尤长靖坐在影院里边夸他帅,边小声嘀咕着电影里的每一条线索,像是誓要找到真相,弄清楚陆定昊的那个角色到底被找到了没有。好在两个人坐的是包厢,打扰不到别人,只有陆定昊烦不胜烦,只能一把一把地抓爆米花把隔壁话痨的嘴堵上。


出电影院后已经黑天,陆定昊收到助理的信息,要回公司一趟。尤长靖去开车,陆定昊就在街角等。他们特别找了北郊的电影院,人烟算少,陆定昊拉下口罩喝奶茶,回手机上的信息。


街对面有车开来停下,颜色鲜艳。陆定昊忍不住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心跳停了一拍。


车牌号一清二楚,高调的型号。陆定昊收回目光,又戴上了口罩。


那车子没有动,就在影院门口停下,没人下车,可能在等人。


陆定昊躲进一边的巷口,侧过身子,当看不到,也不被看到。


他低着头,鸭舌帽檐压下去,听到身边有脚步声,胸口也跟着跳。


有人停在他身前,他看见一双脏黑皮鞋,并不是那人品味。


陆定昊一怔,又看见一双鞋子踩过来。


他抬头,眼前站着两个戴墨镜穿红青色背心的男人,后颈和肩上都有纹身,肌肉结实,表情不善。


陆定昊往后退一步,一手悄悄在背后按手机。


穿红背心的男人逼近他,陆定昊闻到汗臭与草味,皱起眉来。


男人哼一声,语气蛮横:“你就是林彦俊那个相好?”


陆定昊愣住,半晌,哈了一声。


红背心身后的青背心凑过来讲:“没错的,我一路跟过来,另外那个看身材打扮可能是保镖,开车去了。”


陆定昊又哈了一声,看见街对面那辆红色豪车上好像有人下来,速度很快地往小巷这边来。


青背心上下打量了一番陆定昊,点点头:“看着就像个小白脸,动手吧。”


陆定昊余光能看到那人影,眼前影影绰绰,脑子里像有根弦绷断了,耳边嗡的一声。


“你他妈说谁是小白脸?”


陆定昊抬腿踹出去,用了十分力气。他练舞这么多年,有些肌肉底子。加上青背心完全没想到他会反击,这一脚结结实实击中要害。青背心痛叫一声,捂着下身倒到墙边。


陆定昊余光看到远处的人影停了下来,胸口鼓噪得更厉害。他动手不成章法,此刻心里连日来翻滚挤压的情绪全都成了手脚力量,一概糊涂地盖到青背心身上。


“你他妈是不是瞎?想找事看准了人找啊!老子大名陆定昊,你他妈今天给我看清楚记明白了,不是别的谁!”


陆定昊对着还没爬起来的青背心一阵拳打脚踢,红背心似乎愣住,好久才反应过来帮忙,举着拳头冲向陆定昊。


陆定昊只听见身后结结实实地一声闷响,有熟悉的香水味压过不堪味道,让人微微晕眩。


他看见倒在地上的红背心,似乎来不及喊出声就被人一拳砸晕过去。肌肉的确不是白练的,陆定昊想,只是不知道那人小孩子似的手会不会痛。


董又霖走到他身边,语气小心又犹豫:“你……没事吧?”


陆定昊低声喘息着,刚刚吼出来的话好像还有余音,他不敢看身边人,只低低嗯了一声。


“我……”


董又霖刚开口,陆定昊就连忙打断:“不好意思我还有事——”


他匆匆转身,不提防地上的青衣人呻吟着动作,猛地向他扑来。


陆定昊眼前只模糊看见银光一闪,紧接着听见哀嚎声。而他已经被人把头揽在怀里紧紧护住,推到墙边。


他一时忘了呼吸,像掉进空白里,许久,才听见自己叫:


“Jeffrey!”


他挣过那人护着他铜墙铁壁似的结实臂膀,探出脸来,胸前如冰凿,不是是凉是疼。


董又霖脸上呆滞着,只盯着他看。陆定昊看见地上沾血的匕首,手都抖起来,断了翅膀的蝴蝶似的,在董又霖身上胡乱摸索过去。


“你伤到哪里?”陆定昊慌得厉害,指尖冰冷,好久,才被人握住。


“我没事。”


董又霖声音温润,陆定昊很久没听过,那声音比他记忆中更柔和,像多了不舍。


陆定昊抬头看他,熟悉的乌黑亮得滚烫,陆定昊哑口,发现自己已经被烧得原形毕露。


对面的尤长靖咳嗽一声:“Jeffrey没事啦,血不是他的。”


他晃晃手机:“你拨给我的时候我就都听到了。没事了,我已经联系帮里人了。”


陆定昊这才看到地上颈间血流如注的红背心,嘴里冒着血泡,像被划破肚皮垂危的青蛙,一地血腥狼藉。尤长靖看地上人时眉目有冰峰,转头又是一脸柔和,让他们不要看,很快有人来处理。


陆定昊怔了片刻,没用太多力气,甩掉董又霖的手,站得远了一些。


董又霖不讲话,只拿那双眼睛看着他,抿着的嘴唇有些微弧度。


尤长靖带两人从巷子的另一端出去,进了自己的车。一上车就回过头来双手合十向董又霖道歉:“实在不好意思,是我们这边的麻烦。没想到牵连到你们。”


陆定昊坐在副驾,慢慢回过神来,听到这话怒从胆边生:


“要道歉也是先跟我道歉吧?你跟林彦俊怎么回事,这种人都能找到地头上?你们青帮还要不要混了?还有你当了这么久艺人穿衣服能不能有点品位?这回出去到底胖了多少斤?你现在就开始给我立刻马上赶紧减肥!再多长一斤我就跟你绝交!”


尤长靖一开始还十分抱歉,越到后面越被骂得莫名其妙,张着嘴呆了半晌,才点点头,小心翼翼看他:“我知道了,我会减肥的。”


董又霖在后座摸着嘴唇,笑意从唇角和眼睛里漏出来。尤长靖看他一眼,扭头又对陆定昊眉开眼笑:“陆定昊你刚刚好帅哦,我都不知道你还会打架。”


陆定昊压压唇角,挑眉:“不要以为夸我就没事了,我不是你家那个小学生。刚刚说的记住了没有?”


尤长靖瞪大了眼,点头如捣鼓,顺便给后座的董又霖一个眼色。


董又霖咳嗽一声,探身上来问:“长靖你是不是要去解决后事?我有开车过来,可以送陆定昊。”


陆定昊还没开口,尤长靖就一脸惊喜地答应了:“那太好了!”


陆定昊眯起眼,看尤长靖,又看后视镜里投来的殷殷目光,心中百转,最终都抹平,静下去了。


他开门下车,戴上墨镜和口罩。


董又霖似乎反应了片刻,才跟着下车。尤长靖摇下车窗,跟他们招手说拜拜,扬长而去。


董又霖看陆定昊一眼,欲言又止。


陆定昊踢开脚下的石子,呼出一口气:


“过去吧。”



















我真的好喜欢奶尤农汤
甜到要命的小尤和台湾腔超级农农
就像一杯100%糖分的奶茶 连cp名都是甜腻腻黏糊糊的奶油浓汤
每天都活在double sweetie的小世界

光想想就觉得空气里都是糖果的味道

之前看到 追爱豆的本质是想成为他那样的人。
大概是因为环境性格束缚了太多,才把内心的自己投射在另一个更完美的人身上
认真算我喜欢过的人只有大峰和小尤,勉强加上伟晋吧
后来才发现 小尤和伟晋有那么多相似的地方
一样是主唱 团宠 梗多 闽南语歌超会
最妙的是 永远的左脸怼镜头
如果再加上大峰的话,共同点显而易见
实力是重点,很爱笑,活泼开朗人缘好,却又细腻到可以顾及身边人的感受
我也想拥有这样的实力和底气,也想有这样灿烂阳光的性格,想要开口不冷场和朋友打成一片。
在做梦罢了

今天看到耳帝公众号发的 对昨日青空的评价
“这种仿佛失控而又有惊无险的处理听起来却就像是在青春毕业的那年,站在高楼上、山顶上、车站前、用尽全力发出的深切告别的呐喊。”
我们小尤真的太让人骄傲了我爆哭!

沙海就这样悄悄上线了

其实是我一直在避开关于盗墓笔记的所有消息吧,从
2015年八月份之后就自私地觉得所有人幸福地生活在
某个角落,没有阴谋和冒险,我不能够再接受新的剧情了。
哪怕现在的三叔写得都不是我想看的,好像所有故事都结束在15年甚至05年的长白雪山上。
我希望他们好,就像希望一切都没开始,吴邪还是古董店小老板,在躺椅上吹着空调等待下一个客人,还没有被拉进鲁王宫,没有开始后面荒谬的人生。
把他变成刻着刀痕没有嗅觉的吴老板是一件多残忍的事情,我不愿意去想。
沙海就把这样的吴邪放在我面前,fine 我还是会看,再说无数遍的拒绝影视化,我也不想错过每一个可能像吴邪的人。
只要想到他是会说出“我是吴邪”,不管是什么样子,我都愿意买单。
再过一百年我也还是会为盗墓笔记心动的。

看第一期的时候截了好多瘦瘦的小尤
就肤白貌美blingbling的大眼睛 还有后来都不怎么出现的两颗兔牙
小小的身体有令人惊讶的爆发力
眼神一转就像只等待投喂的小兔子
捂着胸口的动作真的是暴击 想把uu揽进怀里摸摸卷卷毛茸茸的脑袋(我又在做梦)
爱上小尤的第不知道几天
晚安

你说 想念朋友的时候会唱他们的歌
也许有人正唱着你的歌
可能长大就会走散吧
但是你要永远记得 要幸福啊

法国队赢了
每一次的欧冠欧洲杯和世界杯我都没有爱上冠军队伍的运气
就像我总是get不到大众眼里的top1
角落的人也在努力散发微光
或者是我太代入这种弱小无助的角色里吧

总要习惯薄被子和早睡的 连烟都戒掉了 只剩下LOFTER能收获快乐

弯着腰蹦下出租车的时候手机就脸朝下地摔在水泥地上了
第一次那么认真去看玻璃屏幕上碎裂开的痕迹
从角落开始蔓延伸展 像北方冬天的树杈
南方人对北方的憧憬除了雪就是光秃秃的树杈了吧
灰褐色衬着蒙蒙灰蓝的天空
是很好看的143号布景 和更好看的枝条交错